首頁
1
商品介紹
2
末世教會的警鐘(二)~至死忠心得冠冕 3
首頁 事工訊息 講壇信息 2018 11/18 末世教會的警鐘(二) 末世教會的警鐘(二)~至死忠心得冠冕
1071118

末世教會的警鐘(二)~至死忠心得冠冕

講員:林毓倫牧師
經文:啟示錄2:8-11


士每拿是一個港市,位於愛琴海東岸,在以弗所正北偏西約十五公里的地方。如果說以弗所是當時最知名且重要的城市,那麼學者認為士每拿則是啟示錄第二、三章所提七個城市中最美好且也是亞西亞最美麗的城市士每拿的居民也稱自己的城市為亞西亞的鰲頭The Pride of Asia)。當時士每拿約有十萬人口,以科學、醫學、美酒聞名,是七城中目前唯一還存在的城市。由於擁有一個天然的良港,是交通最安全及順暢的港口加上一條東向內陸去的道路,因此成為一個繁榮的進出口貿易重鎮。直到今天,仍是土耳其的一個重要港市,名叫伊茲米(Izmir)。此城在羅馬尚未稱霸於世時,即已效忠其政權,也因而成為自由市。此外士每拿是亞西亞第二個建造皇帝神廟的城市,皇帝崇拜盛行。但是猶太人因為羅馬人對其信仰的了解,而可以不拜皇帝。一開始基督徒被看成是猶太教的一支,因此基督徒也可以不拜皇帝,但後來猶太人開始告發基督徒,就無法逃避皇帝崇拜的壓迫。另外,士每拿Smurna/Smyrna = myrrh沒藥,沒藥是一種有苦味的藥材,舊約時期常被做成油膏,塗抹在傷口,促進傷口癒合。另一方面沒藥也與死亡有關,因為在當年,沒藥也會拿來用作潔淨屍體;而東方的博士帶來獻給小耶穌的禮物,就是黃金、乳香與沒藥,沒藥就是為耶穌的受苦與受死作為預表,也象徵耶穌基督的受苦與受死是何等馨香且寶貴的獻上。士每拿教會雖從聖經看不出是由誰建立以及有何敘述,但可以看出,是一個「受苦、受死」的教會,也是要經歷如耶穌基督一般「死而又活」的教會。

一.       基督耶穌的神性與工作(v8

基督耶穌稱自己是「首先的、末後的」,是一句希臘文的片語,專指復活的主的自稱,因為他是那位從「有時間與歷史」之前就已經存在的主,是從太初就存在的三一真神,在舊約裡,耶和華神也曾經自己曉諭以色列民說:「耶和華以色列的君,以色列的救贖主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除我以外再沒有真神。」(賽44:6,在混沌之前三一真神就已經存在,同時以聖父、聖子與聖靈的位格同尊同榮。而三一真神創造了宇宙萬有,因此有了時間,歷史有了開展;但是因為人犯罪得罪神,因此在歷史的推移當中,那創造時間的主,卻選擇進入時間之中,成就了救恩的歷史,耶穌基督是首先的,在時間存有之前就存在,並且創造了時間;他也是進入時間與歷史之中救贖我們的,並且復活升天;有一天他要再來,世界要面對終局,他是那末後的,因為審判之後,時間與歷史將要終結,不再有時間,而是進入永恆的無限延伸狀態。我們的主就是那位創造萬有、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這是主的神性。

從原文的時態(簡單過去式)耶穌基督是「曾經死過的,並且曾經從死裡活過來(復活)」,我們的主向士每拿教會表明他是「曾經死了又復活的」,並且到現在長久活著,住在士每拿的基督徒並不會難以想像,因為他們也知道自己所住的城市,是經歷過被毀壞卻又重新建造到如今,主基督以當時的人所能夠明白的方式自稱,並且也表明了他曾為了你我的罪,進入時間與歷史之中,受苦、受死,卻又復活,而且不只是復活,而是活到現在仍然活著的,這更是我們的盼望。

二.       門徒個人的苦難與試煉(v9-10a)

主完全明白我們所遭受的一切,這裡的患難原文是「壓迫、受苦、苦難」,通常有兩種層面的含義,一個是因外在環境帶來的苦難;另一方面是心靈上承受的壓力與精神上的痛苦。貧窮,原文更貼近「赤貧」這個字,是「極度貧窮」,甚至有乞討、一無所有的意思,有可能是因為信仰的緣故財物被搶奪或無法在社會上賺錢。士每拿基督徒為何會陷入這樣的光景?是因為當時有自稱是猶太人的人,毀謗、指控基督徒,以至於基督徒被逼迫。這些人其實是「生來做猶太人的」,但約翰說他們不是猶太人,正如保羅曾在羅馬書2:28-29「因為外面作猶太人的,不是真猶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禮,也不是真割禮。惟有裡面作的,才是真猶太人;真割禮也是心裡的,在乎靈,不在乎儀文。這人的稱讚不是從人來的,乃是從神來的。當時的士每拿猶太人,因為想得著好處,侵佔基督徒的財產,因此任意控告基督徒,他們是控告弟兄的,並不符合神的心意,當然也因著他們不信神所差來的耶穌基督,沒有受真正的割禮,因此非但不是真猶太人,更是任憑自己行惡事、與撒旦聚集在一處、同一夥的人,在啟示錄裡,將對基督徒的迫害歸咎於撒旦的指示(啟2:13),因此敵對基督的猶太人亦被稱為是撒旦一會的人。在當時,指控基督徒的毀謗常包含:引述最後的晚餐中主耶穌說「這是我的身體、我的血」,而中傷傳言基督徒吃人肉;訛傳基督徒聚餐愛宴是秘密進行放縱肉體情慾的儀式;有的家庭因人信主而有分裂,責怪基督徒為破壞家庭者;因基督徒不敬拜偶像,故稱基督徒為無神論者;因基督徒不說「該撒是我主」,被指控不效忠政府;因預言有火焰末日,故謠控基督徒為縱火之士。

基督徒面對苦難、壓迫、毀謗,甚至會貧窮到一無所有,還要被下在監獄裡面對死刑,讓人因為承受痛苦而信心軟弱、離開信仰、離棄神。這裡的「試煉」,在原文當中從魔鬼而來,為要使人離棄神的稱為「試探」,而從神來要使人更加信靠並委身於神的稱為「試驗」。同樣一個事件,即便從魔鬼來是要使人受試探後跌倒、離棄神,但在神的容許、保守與托住當中,卻是能使信靠之人靠主能夠受「精煉」後而更加委身於神。因此,當時的信徒即便為主的緣故被控告、一貧如洗、失去工作機會、失去原有的財富,甚至面對受苦與艱難,但他們仍然被稱讚是「靈裡富足」的,屬靈的富足與今世的財富完全無關,如同林後6:10所說「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似乎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以及8:9「你們知道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他本來富足,卻為你們成了貧窮,叫你們因他的貧窮,可以成為富足。」擁有從耶穌基督來的福音救恩,是我們今生最大富足,永恆最大盼望,這不是一種自我安慰,乃是一種價值的翻轉,與現今主流價值觀完全不同。

三.       忠心得勝的冠冕與應許(v10b-11)

縱有逼迫患難,主卻勉勵甚至是以命令式的語句鼓勵我們「不要被所將遇見的事驚嚇」、「不要懼怕」,倚靠仰望主能夠得力量,主也應許這樣的患難、受苦雖然極其痛苦,但卻是「有限的、有時間性的」,對比永恆的盼望,看起來「有時限性的患難」也不足為介了(「我想,現在的苦楚若比起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就不足介意了。」8:18、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林後4:17)主勉勵我們「務必要忠心」,這是因為主已經明說,士每拿教會將會有人被逼迫甚至到要「為主而死的境界」,然而主要他的教會、跟隨者持守著忠心直到死為止,這樣的堅持是一生的堅持;這樣的委身與順服,也是一生的呼召與使命。

主說凡能夠忠心持守直到死(受苦或生命的終了時),將會得到「生命的冠冕」,以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死」和永恆的「生命」盼望做對比,更凸顯出了我們在罪中乃是「由生入死」,卻因為基督耶穌為我們「受死復生」的拯救進而「由死入生」,原文中的「死」沒有定冠詞,是指一般性眾人都會面對的死亡(世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但是「生命/生」前卻帶著定冠詞,指的是「特別的一種生命/生」,就是因信靠耶穌基督而有的「永恆生命」,主應許要以永恆的生命為我們的冠冕。「冠冕」原文裡用的是stephanos,與耶穌所戴的荊棘所做的「冠冕」是同一個字,相較於diadema(帝王頭上的榮耀冠冕),指的是運動員比賽得勝的花環冠冕,象徵著運動員因為努力堅持的訓練、堅毅的比賽不放棄,最後得勝的喜悅。而經文中「得勝」在原文是現在分詞,意味著持續得勝,主藉此勉勵我們,要持續不斷地努力靠主、忠心順服、得勝過撒旦的試探與逼迫,必得著永恆的生命作為賞賜。

因此主也應許凡靠主得勝、甚至是為主受死的,必不受第二次的死,也就是將來在審判臺前,必不會經歷「硫磺火湖的永遠刑罰」(參20:6,1421:8),必因著主的拯救與復活的盼望得生,因為基督已經為我們受過痛苦、經歷死亡,並且復活到永遠,現今仍然存在;這也是當時代為主殉道的基督徒們,甚至是現今可能為主受逼迫的我們,最大的盼望與喜樂──就是在永恆當中我們有確據。

弟兄姊妹,處在末世的我們可能有一天,或者現在正面臨著危難與逼迫,甚至可能要為主下在監裡或是丟失性命,我們有預備堅持到底,為主殉道的心志嗎?我們願意無論何種光景都忠心到底、至死忠心,並且靠主持續的得勝嗎?即或我們不一定會經歷為主受苦到為主殉道,也就是一次性的死,但我們是否在各樣大小的逼迫與掙扎當中,不與世界為伍,並且天天為主死、將老我死透,捨棄主權,將生命完全交給耶穌基督,活出一個「我死你(主)活」的生命,使我們經過努力以後,彷彿一個運動員堅持到最後,經歷得勝與賞賜,得著「永恆生命」冠冕的喜悅!

11/18 末世教會的警鐘(二) 1163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