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1
商品介紹
2
光照與翻轉3
1080414

光照與翻轉

講員:林毓倫牧師
經文:使徒行傳9:1-22





            

掃羅是猶太人(便雅憫支派),生長在基利家的大數(猶太省北方,小亞細亞最具影響力的城市),他出生就是羅馬公民。掃羅,是他的希伯來文名字,意思是「求來的」,令人聯想到以色列的第一個王掃羅(同樣是便雅憫支派);而保羅則是他「希臘文」名字,意思是「小的、卑微的」,使徒行傳稱呼掃羅與保羅的區別,除了是記敘他遇見主前後的差異,其實更重要的是當掃羅「開始外邦人的福音工作」後,路加則稱他為保羅(希臘文名字,當時羅馬帝國通用的文字),這也是保羅被呼召的使命(向外邦人做見證)。保羅曾在迦瑪列門下,按著祖宗嚴謹的律法受教;熟悉織帳篷的手藝與工作,也受斯多亞學派、希羅文化影響。他對信仰認真,熱心事奉神, 也曾逼迫奉這道的人,直到死地,無論男女都鎖拿下監。一個這樣背景的人,如何能被基督光照,生命翻轉來跟隨事奉主呢?

一.       歸信基督的歷程

當掃羅前往大馬色的路上,在中午時分(徒22:13)遇見「大光」;主向他顯現,伴隨著「大光與聲音」,一方面光象徵主的榮耀,而聲音代表主的信息與話語。這不禁讓我們想到,一個人要歸信基督,必須先經歷主的光照,在主榮耀中使我們的罪惡無所遁形,更加知道自己的不配,主的光與榮耀照透我們心中一切的黑暗;而主的聲音與真理,使我們知道自己的罪惡,就如主的聲音指責掃羅逼迫信徒其實就是逼迫他。而當掃羅遇見光照的反應是仆倒「俯伏」在地,在主的全能與榮耀中,謙卑俯伏是自然且關鍵的選擇,降伏於主的榮耀中,是悔改歸信的關鍵。從整個經文也可以看見掃羅在這樣的光中,明白且真實悔改,甚至在等候亞拿尼亞的過程中還禁食三晝夜,而從他後續的生命更加看見他有悔有改。掃羅在大光中經歷光照、俯伏、悔改,而他提出了幾個關鍵問句和對話:「主啊,你是誰?」、「主啊,我當作什麼?」

當掃羅對大光與聲音喊出「主啊」的時候,乃是出於對神與掌權者稱呼的「主啊」,且帶著一種承認自己是卑微的、對方是尊貴有權能的。這是一種生命的「認信」,承認基督是主,信靠這位掌權者。掃羅的問題重新定義了他生命的主權以及他一生的職志,因為當主耶穌基督回應掃羅他就是掃羅所逼迫的基督,掃羅生命的主權已經轉向;當主耶穌基督說明他對掃羅生命的計畫時,他的人生也不再按自己所以為的活了。這句「主啊,你是誰?」以及「主啊,我當作什麼?」彷彿揭開了一種信仰改變與生命翻轉的序幕,是一種承認、是一種信仰宣告。當掃羅順服主的命令,進城裡等候,主藉著他的使者亞拿尼亞一方面得著醫治,另一方面也帶領掃羅受浸歸入主的名下並且尋求聖靈的充滿。這彷彿也訴說著我們作為一個基督徒,必須也要經歷認信(承認宣告自己的信仰),然後求告主耶穌基督的名受浸歸入主的名下,並且尋求聖靈的充滿。

從亞拿尼亞的身上,我們也看見神藉著「弟兄的按手祝福」,以及稱呼這位過去曾逼迫基督徒的掃羅為「弟兄」的時候,讓掃羅經歷肢體的接納,及真實的團契生活。當時肢體的接納、陪伴與團契,是很美的付出與擺上,更是一種在基督裡的信心。大家也都真實看見掃羅生命的轉變與更新,見證主奇妙的大能。而掃羅也幾乎就在經歷耶穌基督、受浸歸入主名的同時,不只是蒙恩,也同時蒙召了,因為主藉著亞拿尼亞呼召掃羅,將來要在外邦人、君王和以色列民面前宣揚主的名(9:15),證明耶穌是基督(救主)。經歷光照、俯伏、歸信的我們,不單要認耶穌基督為主,俯伏在主的面前,更要有信仰的宣告,認信、受浸歸入主的名下,還要尋求聖靈的充滿,讓聖靈引領我們明白福音真理、更新我們的生命,並且得著能力傳揚主的福音;而作為基督徒的我們,也必然在基督肢體的接納與團契當中有生命的成長,並且我們要問自己一個深刻的問題「主耶穌基督對我個人的呼召是什麼?他對我的使命是什麼?」每個基督徒不能只蒙恩卻不蒙召,乃是要都要蒙召完成主所託付我們的使命,並且在生命的翻轉之中以及生活言行的見證中傳揚、證明耶穌基督是主。

二.       生命核心的轉向

當我們藉著掃羅歸信基督的歷程,重新思想我們屬靈生命的景況後,也當來看掃羅在蒙主光前後的生命差異,他如何經歷生命核心的轉向。過去掃羅的驕傲,也許來自於自己的出生(羅馬公民、希伯來人中的希伯來人)、背景與教育(法利賽最嚴謹的教門下)、自己的經歷(逼迫信徒)、及對上帝的忠心事奉,但直到經歷主的光照,直到自己「親身遇見主」後,他的生命是「看萬事如糞土的生命」,過去與他有益的,如今他看為是有損的(腓立比書3:5-8),過去他按自己的心意為上帝發熱心,但如今的他卻是按著主的呼召與旨意為主發熱心的。弟兄姊妹,我們正在熱衷的事,我們正在檯面上、背地裡所做的、說的、言語、動作,真的是按照主的旨意嗎?我們的生命核心是否真正的轉向?是否真正的是在基督裡為主發熱心,回應主的呼召呢?

從事實面來看,掃羅生命核心從不信耶穌,而轉向成為專一跟隨基督的人,這種轉向不是從人來的,乃是從神來的,導致一個人的核心價值、信仰體系完全地扭轉。耶穌不只「改變」了掃羅的信仰,而是讓掃羅「扭曲、不正確的信仰價值觀」重新被導正,因著真實地經歷而有生命核心的轉變、生命的翻轉,進一步跟隨耶穌基督,甚至到一個願意為主而活、為主而死的地步(腓立比書1:21;加拉太書2:20)。從保羅的論述當中都清楚的可以看見保羅不再為自己活,乃是全心跟隨基督、為主而活。

這位過去以捉拿基督門徒為榮為傲的掃羅,因著真實的信仰歷程,領受了呼召以後,生命另一個核心的轉變,便是成為一個「為主建造門徒、建立教會」的人。無論是內在的性格、信仰體系、信念價值,或是外在的生命、生活與行動,都彰顯出他的改變。當我們理解掃羅生命核心的轉變時,我們也必須捫心自問,那我們呢?我們理解主在我們身上的旨意嗎?我們回應主的呼召了嗎?我們真實成為「跟隨基督為主而活的嗎?」是否也真正成為為主建造門徒、建造教會的嗎?若不是,可能我們還停留在老舊的生命當中,沒有真正經歷生命核心的轉變。若是如此,我們真應當悔改。掃羅從過去那個「自己為看得見、看得清其實是心靈眼瞎」而輕視基督福音、藐視逼迫耶穌的人,經歷光照的過程,雖然「肉眼看不見,心眼卻被神打開而悔改歸信」,以至於整個生命核心轉變,歸信跟隨基督。

三.       揀選差派的回應

從整個事件我們可以看見,神有絕對的主權,即便如掃羅這樣一個曾經逼迫基督的,主都可翻轉;同樣地,無關乎掃羅好壞與否,因著主福音的大能,主要揀選誰就揀選誰,要使用誰就使用誰。甚至主要容許並使用逼迫,讓福音從耶路撒冷開展直到地極,主都可以使用,哪怕是人的錯誤、罪惡與軟弱,但在主的全能、托住及主權當中,都可以成為主的對,都可為主來使用(或者更精準的說,早就在主的計畫之中、主權之中),正因為如此,更可以看見,一個人的蒙恩,完全是出於恩典,蒙召也是出於恩典,事奉也是出於恩典,完全都出於神的預備和主權,我們毫無可誇。

當神預備掃羅出生在那樣的家庭、擁有那樣的身份、受那樣的教育,又預備他精通聖經、熟悉律法且大發熱心地逼迫基督徒,又預備了司提反在他的見證之下受害殉道;又預備了許多愛主之人被他下到監獄、受責打或死亡;神又為他預備了大祭司許可的文書,預備了他往大馬色路上的光照經歷,也為他預備一個願意順服的亞拿尼亞去為他禱告接納他;神又預備一群願意與他團契的大馬色弟兄姊妹;神還預備了第一個接納他為弟兄的耶路撒冷弟兄巴拿巴,神預備了保羅成為前往地極去宣教的宣教士,使福音能在歐洲傳開;神又預備了福音傳往美洲,然後今天福音可以傳到你我之中。這樣看來,神的預備早在萬事以先,看起來是「all for one人人為掃羅」,但卻也是「one for all掃羅為人人」,因著神的預備這麼多人,使得掃羅歸信,但也因著神預備掃羅,使更多的人歸信基督,福音傳向萬邦。這若不是神的主權、奇妙拯救與預備,哪有可能?然而當神呼召我們回到祂救恩以及旨意中時,人如何回應也是個重要的關鍵。

從掃羅身上,我們看見他遇見大光、經歷耶穌基督後,便有了生命的轉向,認耶穌為主,並詢問主要他做什麼。掃羅的回應讓我們看見一顆順服基督的心,不再為自己活乃是為主而活。從亞拿尼亞的身上我們也看見,他不是「懷疑神的主權」,乃是順服神對他的命令,即便掃羅曾是逼迫他弟兄,但當主解釋他的預備時,他也立刻願意順服神的命令,即刻前往,並且稱掃羅為「弟兄掃羅」接納他,為他得醫治禱告,並且為他施浸,教導他領受聖靈的充滿,陪伴他進入大馬色的肢體團契,呼召他進入神對他的使命、託付,並且帶領他一起傳揚福音,證明、傳揚耶穌是基督。

今天的你我,是否在經歷主的救恩光照時,願意單純的回應呼召,認耶穌基督為主,悔改歸正,宣告自己的信仰,承認耶穌基督是主,並受浸歸入主的名下,在主的肢體團契中彼此扶持,在聖靈的充滿中領受主的使命與呼召,蒙主的呼召傳揚主的真道呢?我們生命是否能真正經歷核心價值與體系的轉向,以至於我們的生活真的彰顯出一個以福音為中心的生活模式?眾人是否真能看見我們的見證並我們生命中的主宰耶穌基督呢?我們是否願意順服主的呼召,一生為主而活、為主而死呢?願主的大光,如何光照掃羅使他經歷生命的翻轉而成為向外邦人君王和以色列人做見證傳揚耶穌是基督,今天也同樣的光照並翻轉你我的生命。

2019 1217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