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1
商品介紹
2
胡言亂語的新道理 3
1080811

胡言亂語的新道理

講員:劉秉怡姊妹
經文:使徒行傳17章16-31節





大家應該印象深刻,使徒行傳是路加醫生寫給一位「提阿非羅大人」的信,在路加記述了耶穌的生平事蹟之後,又繼續向提阿非羅大人講述在羅馬帝國的版圖之中,上帝的國度繼續在人的國度中工作的故事。在使徒行傳裡面,路加透過許多使徒們的演說,以及眾使徒宣教旅程所經歷的足跡,向提阿非羅這位羅馬官員帶出許多福音的教導。福音並沒有因為困難和攔阻而裹足不前,反而更因著上帝的帶領,以及聽而相信的人們傳開來了。以至於2000年後的我們,可以有幸在這裡,在台灣、在廈門街、在這個大堂中,聽見福音,這就是福音的大能。

繼耶路撒冷會議之後,使徒們確立了福音要向外邦人,向猶太人以外的族群宣講。保羅向巴拿巴提議重啟第二次的旅行佈道,他想要回到從前宣傳主道的各城看望弟兄們,堅固他們的信心。但這個提案因著馬可的緣故,保羅和巴拿巴兩個人分道揚鑣。於是保羅和西拉組成新的團隊,走遍了敍利亞、基利家,堅固眾教會;又到了特庇、路司得,遇見了猶太母親和希臘父親的混血兒提摩太,於是提摩太也加入了宣教團隊;他們順服聖靈,不在亞細亞講道,往弗呂家、加拉太一帶傳福音,在特羅亞停留的時候,夜間的異象引導保羅一行人往馬其頓前行,路加醫生就是在此地加入了宣教團隊的行列,一行人經過腓立比地區,遇見了做紫色布匹買賣的女企業家呂底亞和她的一家,這一家都受洗得救。後來保羅一行人也因為從一位使女趕走了巫師的靈,阻擋了她主人們的財路,而被群眾圍毆、囚下監,但在這樣危難的時刻中,保羅和西拉禱告、唱詩讚美上帝,地大震動,面對所有的囚犯都逃跑的囧境,獄卒想要自殺了斷,但也因此他們帶領獄卒一家人都信了主。保羅繼續和西拉經過暗妃波里、亞波羅尼亞,到了帖撒羅尼迦,一連三個主日都在講解陳明「基督必須受害,從死裡復活」的信息。路加在此特別註明,聽道的許多希臘人、尊貴的婦女都因此而接受主。但反而不信的猶太人,心裡嫉妒,於是造謠想要陷害保羅,說他們是「擾亂天下」的基督徒,但在這三個主日內,這個以保羅為首的宣教團隊,在帖撒羅尼迦建立了教會。之後保羅和西拉繼續前往庇哩亞,而這裡的人比較開明,每天都和保羅一同查考聖經,想要明白保羅所傳的是否是真的。帖撒羅尼迦的猶太人聽到保羅的行蹤,又想運用群眾的力量,阻止保羅的宣教。教會的弟兄們就先安排保羅前往雅典,讓西拉和提摩太隨後跟上。在等待的過程中,保羅不只是等待他的團隊來臨,更是等待聖靈的動工、引導的時刻。保羅在這當中甚至不曉得接下來的行程為何,也不知道要等多久。

雅典位於巴爾幹半島南端,三面環山,一面傍海。今天希臘的首都雅典,便是以古代的雅典為中心所發展而成。當我們懷抱著旅遊的心情去到雅典的時候,會被所看到的陽光、風景、建築、古蹟、人文、甚至在地美食所吸引。而十七章16節,當保羅一個人在雅典等候西拉和提摩太的時候,吸引保羅目光的,卻是看見滿城偶像,這些偶像在廿一世紀的當今,已經被解神話了,它們成為藝術、哲學、文學、心理學所引用、發展的題材,但是在保羅的時代,這些偶像卻是許多雅典人的價值重心。偶像林立的現象,正是雅典人對於平安渴求的呈現,神學家們甚至認為古希臘人創造這些神話是為了解釋他們所遇到的所有事件,希臘神話的神祇,每一個面向都是刻劃著希臘人在生命、生活中所關注的議題。

保羅的心裡著急(在希臘文原文裡是:他的靈在他裡面著急。更細膩一點的說,他的靈在他裡面被挑動、被刺激),保羅痛心所見到的景象,雅典人的多神崇拜。古雅典是馳名世界的文化古城,哲學的發源地,也是柏拉圖學院和亞里斯多德的講學所在地。蘇格拉底、希羅多德等著名的哲學家、政治家和文學家都在雅典誕生或居住過,因此雅典被稱為世界文明的搖籃。一個學問發展如此深廣的地方,也是一個充滿偶像崇拜的地方。我想,保羅更深一層看見的是雅典人心靈內在的空虛,那是偶像崇拜、學識、智慧、財富、權位所無法填滿的空洞。

保羅來到這個異文化之地,在這個高度文明,又高度偶像崇拜的世界大城。出身於大數的他,受到相當良好的希臘化教育。當時羅馬帝國通用語是「通用希臘語」身為猶太人的保羅,是能夠熟練的使用它來交談與寫作。此外,他對於古希臘文,與希臘哲學也有深入研究,受到相當良好的希臘化教育。所以對於希臘人的諸神民間信仰傳統,想必也瞭若指掌。內心的靈被刺動的保羅,以前他看希臘人只是外邦人、異教徒、不潔淨的族類。現在的他,看到雅典城的人是一群需要福音的人。保羅在雅典先去到的地方,是猶太會堂,在那裡他與猶太人及皈信猶太教的外邦人論道。不但如此,他每天都在希臘人的集會所,向所有經過那裡的人做街頭佈道。儘管效果有限,保羅仍然因著福音的緣故,把握機會傳講。雅典當時有一個習慣,在亞里斯多德創立了邊走邊講的里克昂(Lyceum)派學術討論以後,到保羅的時候已經有300 年的歷史。這種邊走邊講(Discussion took place while walking about)沿習到後來導致雅典人習慣在街上到處說說聽聽任何新奇的學說或理論。

斯多亞派(芝諾)和伊壁鳩魯派一樣,他們都不相信基督徒所傳揚的「復活」的信息。復活的教義,在希臘哲學裡根本就沒有這樣的觀念。因為希臘人的思想深受柏拉圖的影響,看不見的、抽象的觀念才是最重要的,因為那才是永恆的。他們對於耶穌基督道成肉身必難以理解:因這短暫的肉身,怎可能有永恆住在裡面?神聖的天神不會弄髒祂的手來創造世界,只有最低階的神明才會與物質界有所接觸,在希臘神話中,神和人的關係是非常遙遠的。所以當他們聽到保羅宣揚耶穌和復活的好消息的時候,便說他是「胡言亂語」,還說他看起來在傳揚「外國的神明」、「來自其他宗教的鬼神」。保羅所到的希臘人集會所,在雅典的最高法院所在地「亞略巴古」的旁邊。保羅面對這樣的人群傳福音,人群就帶他到亞略巴古,就是那時知識份子聚集的地方,去與他們辯論、對話,而保羅就在那裡向知識份子述說神的道。

亞略巴古,是古典時期作為雅典刑事和民事案件的高等上訴法院,本來亞略巴古是雅典這城邦國家的最高統治機構,到保羅的時代,亞略巴古已經沒有實際行政的權力,它的功能僅限於用議會討論的方式來決定哪些新的學說可以在雅典傳講,哪些不可以。他們「邀請」保羅在開會的時候來分享他的「新道」,事實上這些聽眾早就已經擁有了建構好的先入為主的觀念,保羅要怎麼與這些學問高深的飽學之士們對話呢?這些人平常只將過多的資訊當做來來去去,只是說說聽聽罷了,但他們這次卻聽到一個非同凡響的信息保羅站在亞略巴古當中,說:眾位雅典人哪,我看你們凡事很敬畏鬼神。我遊行的時候,觀看你們所敬拜的,遇見一座壇,上面寫的未識之神。你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我現在告訴你們。

這個站在這裡,身為猶太人的保羅,已經不再是當年以自己「法利賽人中的法利賽人」自居的保羅,而是有勇氣去跨越自己信仰傳統對於潔淨和不潔淨的分野的跨文化宣教士。他進到異教神廟裡去觀看,目的只想知道他們敬拜的對象為何,而他所面對的挑戰是什麼?保羅在這短暫時間中盡力去觀察,並認真分析與了解他們。他進一步留意到這些人所敬拜的其中一尊神明上頭寫著「未識之神」(希臘語:Άγνωστος ΘεόςAgnostos Theos),是在奧林帕斯十二個主神和無數的小神之外,古希臘人所敬拜的一位神。保羅進到他們當中,看到這些人面對整個未知的世界充滿了不確定感,在希臘人創造的諸多神明中,每一個都是法力無邊、個性鮮明,人們可以在他們的故事中,訴說他們的七情六慾,然而實際上卻是「敬畏鬼神」;而保羅所認識的獨一真神,卻是願意與我們親近的偉大創造主,祂賜下愛子,透過耶穌基督使我們與祂和好。我想這就是保羅真正扎心的所在,他知道這次在計劃外的宣教事工因上帝的帶領而就此展開保羅關注的是神在此時、此地,在這些人身上想進行的工作是什麼?他的講道也因此開展:

22-25節他先從雅典人是「敬畏鬼神」切入:原文的意思是「雅典人啊!我看見你們關於每件事都如此地虔誠。」他跟雅典人說:讓我來宣揚這個你們不認識,卻又敬拜的神給你們知道。保羅告訴他們上帝的超越性,是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上帝,不是人手所造的偶像,人是不能把祂限制在人手所造的廟宇中。祂自己賜生命、氣息、所有一切給所有人。這個「敬畏鬼神」,既可以當作是稱讚他們虔誠,也可以視為嘲笑希臘人迷信鬼神。而我比較相信保羅的心態是前者。26-27節:上帝創造了人,從一個人到世界上的每一族,當然包括了雅典人。上帝賦予世人渴慕追求認識祂的內在傾向。27-28節:上帝離我們各人並不遠,人是可以尋求到上帝的,因為我們是在祂裡面活著、行動著、存在著。29-31節:上帝忽略無知的時代,現在卻對人宣佈每個地方所有人要悔改。因為祂設立了日子,就是在這日即將用公義判斷世界,藉著選定的人,使他從死人復活來給予信心給所有人。

保羅並沒有引用舊約的經文來支持他的論點,也沒有說耶穌是基督,因為雅典人對舊約和基督一無所知。保羅對於雅典人的疑問,援引了希臘作家克萊安西斯《宙斯頌》的著作,說:「我們活著、行動、存在,都有賴於「上帝」,就像你們有些詩人說過:『我們也是他的後代。』有人說,保羅的目的是為了和他們認同,而我認為,保羅要告訴雅典人,在普遍啟示中,他們早有機會認識這位偉大的獨一真神。如今,不止如此,雅典人有機會認識復活的基督,因著那位「復活」的主,道成肉身的主,我們得以與神聯結,上帝要在祂所定的日子裡用公義判斷世界。上帝的恩典不需要我們討好祂,上帝的恩典是白白賜下。我們常人因著日常生活的繁忙和自己人生經驗的局限,對超越理智、形而上、抽象的觀念不但不感興趣而且產生了一種存疑的態度。其實因神是恆久忍耐的神,祂才會寬容我們的懷疑。整篇「復活」的道理雖未指名道姓,但卻清楚指向耶穌基督。保羅在這段講道中,很謹慎地確立一個又一個有力的事實,合乎情止乎理。但是保羅還沒有演說完,「眾人一聽見死人復活的事,有的就嗤笑他。聽眾分化為三批,各持不同的意見。有的嗤笑,有的說下次再聽聽,有的卻成了信徒,其中有亞略巴古法庭的審判官丟尼修,有名叫大哩的女人,還有其他人」。

在七月半到來的此刻,我們看到在台灣,家家戶戶、公司行號、大小機關,幾乎都在拿香拜拜,祈求平安。想請問大家什麼是「偶像」?拿香拜拜、唸心經只是表像,人們內心的渴求是什麼?教會的植堂小組在一些地區訪察的時候,我們發現有些新興社區,不但教會沒有,連宮廟也沒有,那現代社會的人,內心裡所敬拜的、所期待的、所渴求的是什麼?或許我們可以更廣義的說,偶像崇拜就是:那些把自己的快樂、人生意義、身分認同奠基在其上,並且把它看得比真正上帝更為重要的事物。拜偶像其實是把好東西變成最、最重要的東西,也就是說,任何事物都有可能變成偶像,包括:工作、家人、事業成就、想要獨立自主的心態、政治上的意識形態、經濟穩定、物質的擁有、重視外貌、愛情、他人肯定等等。到底誰才是「主」?誰或什麼「掌管」了我們的思想行動?到底是真正的上帝,還是偶像?所以說,我們或許可以定義偶像就是那些帶給我們快樂、生命意義、身分認同,我們曾經以為這些是比上帝更重要的任何事物;偶像是把好東西變成最好的東西;偶像是次序顛倒的過度渴求。希臘人不明白的「復活」是什麼?是因著上帝對我們愛,使無限虛己的基督經歷十架、死亡、復活,使我們悔改,在基督裡死,在基督裡得新生命。

當我們真的認識真神,才會成為一個真正悔改的人,是上帝教我們知罪。曾經在雅典山頂上的希臘祭壇、廟宇、雕像,還有亞略巴古露天的最高法庭,今天這一切都不復存在了,只有一些遺跡存留下來供人參觀。保羅被邀請在雅典這個大城市,在這群飽學之士面前講道,有些學者們認為他在雅典的講道是一次不成功的講道,只有極少數的人信主。但其實保羅只是在這些古典學人中,証明了人的智慧是以福音為愚拙的。而路加醫生所提及的法庭成員丟尼修,後世稱他為亞略巴古的丟尼修(Dionysius the Areopagite),他是議會的議員。丟尼修是這次聚會中少數得救者之一。這位一世紀的信徒,後來成為雅典的大主教,並一個殉道者。然而,今天的希臘成為97%希臘公民確定自己為東正教會基督徒,他們都相信了復活,這個希臘人尋求智慧的祖先們曾認為「胡言亂語」的道埋,但確是改變人心的真的道理。

08/11 胡言亂語的新道理 1249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