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1
商品介紹
2
與神同工的忠心僕人 |詹志為牧師3
首頁 事工訊息 講壇信息 2021 與神同工的忠心僕人 |詹志為牧師
1100516

與神同工的忠心僕人 |詹志為牧師

110.05.16主日信息摘錄
經文:哥林多前書3章5-9節、4章1-5節

主後51年的二月底到三月中,保羅第二次旅行佈道來到哥林多。哥林多教會於焉建立。他待到52年的九月初後前往以弗所,留下百基拉和亞居拉夫婦,繼續在當地幫助信徒(1818-21)。這時亞波羅來到了以弗所。亞波羅是個猶太人,生長在埃及的亞力山大,是個有學問能講解聖經的傳道人(1824)。他「已經在主的道上受了教訓,心裏火熱,將耶穌的事,詳細講論教訓人。只是他單單曉得約翰的洗禮」。百基拉和亞居拉聽見之後,就把亞波羅接到他們家中,把神的道給他講解得更詳細。這樣對亞波羅以後的傳道工作,給予了很大的幫助(1824-26)。不久,亞波羅想要往亞該亞省的哥林多等地去。以弗所的信徒便寫信向哥林多教會介紹亞波羅,請當地的信徒接待他。亞波羅到了哥林多,就「幫助那蒙恩信主的人。在眾人面前極有能力,駁倒猶太人,引聖經證明耶穌是基督」(1827191)

主後56年的早春,保羅寫了哥林多前書,因為該教會有著不少的問題,需要保羅敘述真理使他們明白。而其中一個問題,就是哥林多教會的信徒中間有了紛爭,有人說:「我是屬保羅的」。又有人說:「我是屬亞波羅的」(林前111-12)。爲此,保羅勸導哥林多的信徒說「亞波羅算什麼?保羅算什麼?……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神叫它生長」(林前35-6)。保羅提醒哥林多教會,人與人之間關係可以連結,但重點要放在耶穌基督,關係的連結不能成為結黨或分門結派的原因。主後66年夏天,保羅在給提多的書信中,極其關心亞波羅。他囑咐提多要趕緊給亞波羅送行,叫他不要有什麼缺乏(313)。可見保羅和亞波羅一直維持著非常好的同工關係與友誼,並沒有受到這些信徒紛爭的影響。

一、恩賜不同是為了與神同工

服事上帝,最重要的是要羨慕善工。一群羨慕善工又有恩賜的人若能集結,就能成為事工。這事工群的眾人若能明白自己是被呼召與神同工、與人同工,便能自承為僕人,這種僕人事奉,才能夠看別人強過自己,存心謙卑,彼此相愛、扶持、相顧。回想起剛到現在事奉的教會,有些在推動事工方式上與弟兄姊妹的磨合,但主也提醒我要快快地聽、慢慢地說,不要動怒,主教導我用和緩溫柔的語氣表達自己的立場。雖然與神同工的人要彼此相愛、扶持相顧,但兩千年的教會歷史也讓我們汗顏,因為我們卻是結黨又紛爭。而這亂象的根源,是來自「驕傲」和「自誇」,這也是我們與別人無法相處、不能和睦,以及世界沒有和平的原因。即便如此,上帝仍然與我們同在,因為祂看重的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品格,那就是我們有否忠心?

二、忠心是主工人的首要性格

主的工人首先要先確定有否被呼召?不論是牧長、執事、全職同工、小組長等等。我要肯定這七十年來在廈門街默默事奉的主工人,這些雖然不一定是在檯面上的,但從委身到現在仍然盡心事奉的同工們。一個人的忠心與否,可從先前的事奉中觀察出來,也可以從患難艱苦中被磨練出來。跟隨保羅的約翰馬可,第一次宣教中途落跑,保羅不再帶他出去宣教,但馬可跟隨了彼得,成為可靠的同工,而寫下第一卷福音書馬可福音。所以有時候恩賜不同,也不一定要放在同一個事奉當中。經文中也告訴我們忠心的管家,必定在後來得著賞賜,因為我們是與神同工的。請記得,忠心於我們所做的事工,也不要忘記我們每一個事奉者也是神所耕種的田地,所建造的房屋。

三、僕人是教會領袖唯一身分

教會當然需要領袖,但他永遠是基督和教會的僕人。請注意,牧者和執事是教會的僕人,但不會是某個人的僕人。當然,領袖僕人難免受到觀察,甚至被評分!但保羅自己經驗到自我觀感的轉變,也是福音將帶給人很美的轉變。我們可以從第四章來看:

不從別人的觀感來判決自己:保羅的自我價值、自我觀感以及自我身份完全不受任何人類的任何標準對他的判決與評估之影響。我遇過很多弟兄姊妹常會因為別人的一句話或評語就被擊垮,我們如果是上帝的僕人,為什麼要把自己的成績單拿給別人打分數呢?

不從自己的觀感來判決自己:保羅說他有無虧的良心,但他說,我雖不覺得自己有錯,但也不能因此得以稱義。但是對於那一些想要自立道德標準的後現代,保羅似乎要我們想一想,想要達到自己和別人所定的標準,來提高、提升自尊,絕對是個陷阱,不會是正確的答案。

不把罪和成就與自我身份相連結:保羅是2000年來人類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人之一,他有極重的份量、極大的影響力,他有著極度的自信、勇往直前,不受任何事物的攔阻。但是他卻在提摩太前書第一章這麼說,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但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他不是說,我曾經是個罪魁,他是說,我現在是個罪魁。這句話超乎我們的想像,我們難以看到一個這麼有自信的人,居然自願承認他是個最糟糕的人。我們不太習慣看到一個完全誠實的人,能夠坦承自己所有道德瑕疵,但他居然還說得如此優雅與自信。保羅不讓教會來判決他,也不自我判決。他的意思是,雖然他知道自己有罪,但不讓這些罪與他的自我身份相連結。他不容許罪摧毀他的自我,也不用成就來陶醉自己。所以雖然承認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但這並不能阻礙去做上帝所呼召他,要他去做的事。在面對罪和成就的時候,保羅他已經不再想著自己,無論他做了什麼對的事,或是做了什麼錯的事,都不再將它們與他的自我相連結了!

僕人的身分是從福音而產生的謙卑:魯益師在《返璞歸真》一書說到謙卑,他說真正從福音而產生的謙卑,其本質並不是把自己想得太高或太低,而是更少想到自己,不需要事事都與自己相連。如此我們便能享受到一種僕人的事奉而擁有的福氣—「忘我的自由」。因福音而謙卑的僕人,其內在是充滿了實質且獨特。一個忘記自己的僕人,不會因為被批評而受到嚴重的傷害,別人的批評不會把他們壓垮。一個自我充滿了實質內容的人,在遭受批評時,並不會對他造成破壞或傷害,反而會仔細聆聽,把批評當作改變的契機。也就是說,他們面臨危機的時候,知道這是轉機祝福的開始。

忠心的僕人因為生命的主權在於主,所以能坦然忘記自己。我們必須要離開來自人和自我控訴的審訊法庭,因為判斷我的乃是主,只有主的看法才算數。要肯定上帝在基督裡愛我,只有在耶穌裏我們首先得到判決,而不是靠行為表現來得到判決。當我們還是罪人的時候,主就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因為靠行為表現永遠不能讓人得到「你有價值」的終極判決。我們也要天天活在福音裡,要天天向自己傳福音,這樣就如同羅馬書八章1節所說,那些在基督耶穌裏的,就不被定罪了。盼望我們每一位與神同工的忠心僕人,都能夠從上帝的教導中得著供應。

2021 1403943